对不起,朋友圈里的网红景点都是骗你的

凤凰网 2020/10/12 11:59:30   阅读 6579

2020年最后一个小长假,中秋和国庆撞到了一起。

据说这样的奇观,21世纪仅会出现四次。虽然从天文学的角度上,这算是一场奇遇,不过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,唯一的意义也就是假期多了一天而已。

打开朋友圈,不少人晒出行李与票根,看来,他们已有远游的计划。虽然出境游仍需暂时搁置,但清单上的网红景点,已经可以安排打卡拔草。

我真想提醒他们一句:难道你们忘了去年十一的经历了吗?

〓 我不玩了,我要回家

不过想想,还是忍住了。家里蹲的我,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默默给他们点了一个赞。

我才不羡慕他们呢。我是身经百战,上当上的多了。

这年头带“网红”前缀的东西大多靠不住。那些仙境般的网红景点,往往就像滤镜下的网红主播一样,只是“看起来很美”。

不撞南墙不回头,是人类的本性。美照背后,往往是一场受骗之旅。

我跨过山和大海,只看到人山人海

过去,旅游目的地在攻略图册和旅行社广告上;

如今,旅游目的地在社交App和朋友圈里。

“5A”们如今已经不吃香了,今天最受欢迎的是人迹罕至的“秘境”型景点。

在福建漳州东山岛,有一座鱼骨沙洲。

这是大海中的一片浅滩,退潮后露出水面的部分形状如同鱼骨,因而得名。涨潮的时候站在沙洲里,“就像在茫茫大海中漂流”。

在航拍中,鱼骨沙洲是这样的:

然而,作为一名普通游客,你只能看到这样的鱼骨沙洲:

那些在点了赞的人和你一样,拣尽寒枝不肯栖。

跋涉千山万水后,终于相会在了这寂寞沙洲。

位于四川犍为县的嘉阳小火车,卖点是“全世界仍在运行的最后一班蒸汽窄轨小火车”。

油菜花盛开的季节,喷着白烟的小火车穿过花海——这张照片是80%游客来到这里的原因。

让我们将镜头拉远一些:

这些都是与你同车的乘客——大家都是为了这张照片来的。你们需要为这段20公里的路程支付160元:比成都到重庆的高铁还要贵。

记得在车站买口罩,不然火车进站的时候有你好受的:

这条路线本来是为当地的黄村井煤矿运煤而开设的,在矿井枯竭之后,就只能成为附近几个村镇村民的公共巴士,不仅运人,也运货、运牲口……

在开发为旅游线路前,这趟列车的票价为:5元。

如今的游客可以选择旅游专线,和猪羊同乘的情形是不会出现了,但体验也很难称得上愉快:

在加拿大温哥华,有一座卡皮拉诺吊桥公园。

听名字也知道,公园里最有名的景点就是卡皮拉诺吊桥——世界上最高、最长的吊桥,全场137米,悬空70米,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森林。

村上春树的《且听风吟》用来描述这里再合适不过了。

然而这样的场景只有在宣传照里才能看到。

在节假日被游客挤满的吊桥上,没有风吟,只有人声鼎沸;不宜邂逅,只宜失散。

不要高估自己消息的灵通程度。如果一个冷门景点连你都听说过,那它很可能已经和“冷门”无缘了。

2016年上映的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豆瓣评分仅5.2分,但是成功捧红了影片的取景地稻城亚丁。

影片上映的当年,稻城亚丁的游客接待量为42万;仅仅两年之后,这一数字就超过了100万。

游客们有一半的游玩时间,贡献给了路上的大堵车。

那些被堵在路上的游客可能在想,大老远过来受罪,还不如去市中心的公园走走。

深圳的深圳湾公园本来只是一个开放的市民公园,意外成为网红之后,这个“一出地铁就看到海”“闲坐海边岩石,看海鸟飞舞”的地方,成了深圳节假日的新堵点。

更要命的是,这些网红景点往往不具备足够游客容载能力,汹涌而至的人潮,足以让想象中的探秘之游变成一场噩梦。

进公园,要排队40分钟:

上厕所,排队一个小时:

海滨栈道上,挤得连信号都没有了:

公园的设计者是无辜的,谁知道一个市民公园会来这么多人呢?

从这些人山人海的景点归来,第一件事就是到网上发帖:求大神把我旁边的游客P掉,在线等。

滤镜与PS,网红景点的造梦机

在这个不能出国的假期,很多人还在心心念念地打境外游的主意。要我说,这纯属自寻烦恼。

正如Instagram上的网红照骗程度比起微博不遑多让,国外的网红景点坑爹起来,同样不输国内。

希腊的圣托里尼,人称“收集了全世界的蓝”。

这是爱琴海边的一座岛屿,按羽泉在《奔跑》里的说法,“希望终点,在爱琴海”——那个时候羽凡还没有吸毒。

海天一色的蓝映照着圣托里尼独有的蓝顶白房子,完美符合了人们对希腊风情的想象。

看看明信片上的圣托里尼,你就能理解什么是浪漫主义;亲自来圣托里尼转转,你就能明白什么叫现实主义。

世界上最明朗的蓝与最纯洁的白在哪里?

在手机滤镜里。

从小镇走到海边的网红拍照点,需要穿越的除了人潮,还有驴群。在这个岛屿小城,它们是爬上爬下运输货物和游客的主力。

该岛的驴子以目中无人闻名,路上遇到记得让让。还有,别踩驴粪。

有人说,希腊把全世界的蓝色都用光了。

这怎么可能呢?世界上的蓝色就和石油一样,离用完还有很远的距离。

来到北非的摩洛哥,你将发现另一座蓝色之城舍夫沙万,这里的墙壁、建筑都漆成了蓝色,比圣托里尼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灰色是不想说,蓝色是忧郁。

人们形容希腊时,称其“将世界的蓝色都用光”,而摩洛哥则是“上帝打翻了调色盘”。

最诱人的是,摩洛哥对中国免签。

去一趟舍夫沙万并不容易。中国大陆并没有直飞摩洛哥的航班,前往舍夫沙万常见的路线是通过转机到达菲斯或丹吉尔,再转乘3个多小时颠簸的汽车。

到了这里之后,失望是大概率事件。这里的蓝色,一半归功于滤镜。

沙丁鱼会过期,凤梨罐头会过期,舍夫沙万的油漆也会过期。

由于墙壁总是掉色,当地人隔一段时间就要用新的涂料重新刷一遍。你拍到的舍夫沙万有多蓝,取决于上次刷墙过去了多久。

关于舍夫沙万的墙壁为什么是蓝色,有许许多多的传说:犹太人信仰啦、防蚊虫啦……就连当地人都说不出所以然。

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。如今激励着他们日复一日刷墙的,是全世界各地蜂拥而来的游客,以及他们手中的钞票。

法国艺术家罗丹说过:这世界从不缺少美,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。

这话如今已经过时了。现在的情形是这样的:这世界从不缺少美,只是缺少善于PS的巧手。

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,享有“天空之镜”的美名,但是去一趟玻利维亚实在不方便。以直线距离计算,南美是地球上离中国最远的地方。

不要紧,善于发现的游客们找到了许多替代品。

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青藏高原上的茶卡盐湖,这里被评为“人一生必去的55个地方”(人一生必去的地方未免也太多了些)。

在互联网上搜索茶卡盐湖,攻略满坑满谷。所有的攻略,归根结底都是在说一件事:怎样拍出一张“天空之镜”。

首先,要在每年的6-9月来,此时是丰水期,盐湖水量充足——这是拍出“天空之镜”最重要的前提条件。

其次,要趁好天气来。阴雨乃至多云的天气,只能拍到灰蒙蒙的一片盐滩,而且雨水会稀释水中的盐层,露出泥地,画面一言难尽。

最好是连续几天都是晴天之后前来,此时“湖水结晶度很高,会看到洁白的盐湖上覆盖一层薄薄的卤水,景色和倒影最为清晰纯净”。

而且,不能有风。只要有一点风,水面涟漪泛起,再贵的镜头也拍不出“天空之镜”。

此外,姑娘们还要标配一条大红裙。

如果没有带,可以去摄影服务中心租,他们批量供应。

在如此之多的限制下,十张“天空之境”,九张要靠PS。

辨别这些照片有一个小技巧:如果照片中的蓝色过于饱和,十有八九是P过的。

〓 PS前

〓 

PS后

所以别再吹圣托里尼和舍夫沙万了,真正把世界上的蓝色用光的是你们这些P图圣手。

国人最热衷的境外旅游地东南亚同样有“天空之镜”。在位于马来西亚瓜拉雪兰莪的一片海滩上,每天退潮后,都会袒露出片大面积的浅滩,形成海水版的“天空之镜”。

以上宣传比红烧牛肉面的包装还要照骗,这里的实际情形是这样的:

没了PS与滤镜的网红景点,就如同没开美颜的女主播,“这照不P,直接发”只能是个美好的愿望。

总有一些景点为摆拍而生

许多人费劲心机想要拍出一张完美的,如同镜面一般的“天空之镜”,却没有想到一点:与其努力拍的像镜子,不如直接拍镜子。

在巴厘岛最东部 pura lempuyang 寺庙群的第一座寺庙入口处,有一座世界级的网红景点“天空之门”。

两扇对称的石门高耸如云,门下水平如镜,折射出蔚蓝云天,难怪这里被人称为“天堂之门”。

在“天堂之门”留下一张照片,是所有巴厘岛攻略都会提到的头等大事。

好像,怎么拍都挺美?

去一趟“天空之门”不容易。这里,位于巴厘岛的东部,距离核心景点区有三个小时的车程。来了之后,可能还要再拍一两个小时的队……

而且,水在哪呢?

你脑海中那汪不带电的湖水,其实是工作人员手中的一面镜子。

本体如下:

那些在ins上俘获无数点赞的美图,都是依靠这面小小的镜子拍出来的。在特技发达的年代,这位缠头小哥利用五毛的物理特效实现了PS中镜面翻转的效果,他才是这里真正的宝藏。

从巴厘岛的核心区来一次“天空之门”,往返车程加上排队等待动辄六七个小时。po上美照的同时对真相只字不提,是来过这里的游客的共同默契。

没有人能经受住这样的灵魂拷问:

你是不是傻?

受巴厘岛的启发,我国的多处景点也相继推出了大型镜面摄影业务。结合玻璃球、小白桌等道具,极大拓展了“天空之镜”这一摄影主题的多样性。

相比起巴厘岛扣扣缩缩的小镜子,我们的排场大多了:

著名导演诺兰表示,中国网红景点对镜子的使用出神入化,不输《盗梦空间》。

欣赏完镜面特效之后,我们再来鉴赏一下雾化特效。

在福建宁德杨家溪,有一座“榕树公园”,门票15元。来这里的人目的极为单纯:拍照。

他们不是朋友圈的美图秀秀党,而是人均意大利炮的摄影爱好者。

他们来这里当然不是来看树,而是为了拍一张这样的照片:

由于这一题材的作品曾获得国际奖项并登上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等重量级杂志,无数摄影爱好者闻风而来,准备依样画葫芦。

老牛好找,老汉也好找,但是氤氲的晨雾不是想撞就能撞上的,怎么办?

没有条件可以创造条件。

在杨家溪,已经形成了老汉牵牛过榕树的成熟摆拍产业链。

在这里,不仅模特老汉是专业的,连牛都是专业的。老牛虽然不是摄影工作者,但它见的多了,什么长枪短炮它没有见过?几个pose难不倒它。

青烟袅袅,缕缕微光,一人一牛一树,快门一按,大功告成。

从照相机被发明起,记录旅途风景就成了它的重要使命。在社交网络的时代到来后,拍照的动机也由“欣赏”变成了“分享”。

过去年轻人总爱嘲笑老年团“上车睡觉,下车拍照”,但至少老年团的照片走写实路线,是你值得信赖的参考。

相比之下,那些“拍照五分钟,修图两小时”的年轻人,不过是在进行一场心照不宣的行为艺术罢了。

一通长枪短炮、PS、滤镜、特效的组合拳,就是下水道也能拍成天空之镜、童话世界。

所以,千万别对“小冰岛”、“中国马尔代夫”、“东方普罗旺斯”们抱太高期望。你在小视频和朋友圈里看到的,或许就是它们最好的样子了。

这就是我十一选择家里蹲的原因:我对这虚伪的世界已经失去了兴趣。

可不是因为我没钱。

编辑:龙艳军


加载全文
相关新闻
查看更多新闻 >
相关推荐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