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人造的打火机,是怎么点亮全世界的

新株洲综合整理 2020/5/18 16:06:51   阅读 6875

尽管一个烟民每年到底要丢多少个打火机至今仍是未解之谜,但可以肯定的是,每个买打火机的人,都将与湖南邵东进行一场跨越空间的会晤。

这座深处湘中腹地的小城,包办了全世界70%以上的一次性打火机,每年产量超过百亿,连起来能点燃20圈赤道。

可以说每两个一次性打火机里,就有一个半出自邵东。

作为全球出口打火机数量最多的地区,邵东人民经过20年的奋斗,把火种传递到了100多个国家和地区,轻松超过了奥运会。

很可能你在国外便利店买的打火机,还是这里产的。

打火机产业已经与浏阳花炮、醴陵陶瓷并列成为湖南特色出口产业

即便是2016年全球经济都在放缓的时刻,邵东依然在半年内出口了9.5亿个打火机,到2017年出口量达到了50多亿个。

除了帮助莫斯科老铁们点燃伏特加,在孟买街头,你也能感受到中国厂家对劳苦大众的亲切慰问。

“这个打火机一路从中国走到印度,入乡随俗,让宝莱坞明星接了地气,真正融入了人们的生活。”

印着宝莱坞女影星Kareena Kapoor照片的打火机更畅销

邵东人民保存着革命老区的火种,现在又用它点亮了全世界。

“出口欧洲的打火机想要卖得好,外形就得干净简洁;从销量上可以得知大部分东南亚的朋友更喜欢彩色;而做非洲生意的秘诀,就是足够便宜。”

结合历史经验,老一辈的朋友深知脱离群众的后果,而当明悟了新时代生存之道的年轻人入场,也就带来了足够敏锐的时尚嗅觉。

毕竟在当代语境中,只要打上这个标签,砖头都能卖2000多。

很多产品的性能已经突破了打火机本身,在给打火机注塑的同时,厂家明显注入了更多想象力,打火机上装手电已经是个常规操作了。

来中国留学两年的德国小伙Daniel最喜欢装着LED灯照下来有个美女图片的,他认为这种在不经意的小细节中加入了高科技元素,称得上雅俗共赏。

而当厂家进一步把自己对生活的感悟融入设计,就会产生一些不可预知的爆款。

“火和光就像一对孪生兄弟,相辅相成,这款螺旋跑马灯无疑顺应了大自然法则,解闷的同时附带点火功能,只卖两块钱。”

可以说在某种角度上,邵东人已经掌控了火的奥秘,早年间周边镇上的老乡自己在家就把打火机造出来了。

“那时工厂都是楼下生产、楼上生活,完全是家庭小作坊,压根没有生产标准,有时打火机里还装着米饭,一爆炸就吃个爆米花。”

图片来源:邵东公安

当时就算只是在家里做打火机的试火、充气,70岁的老嗲嗲每天也能赚上两包芙蓉王。

而我直到认识了一个邵东人,才知道一次性打火机也是可以充气的。

图片来源:公众号制造原理

尽管这种在家造火行为的危险性不亚于在鞭炮厂里点根烟,但老乡们为共和国创造外汇的热情难以冷却,很长一段时间里邵东警方的任务经常都是捣毁家庭作坊。

但这终归是治标不治本,堵不如疏,2007年邵东成立了打火机出口监管委员会,准备整合资源搞一票大的。

到了2009年,6家打火机企业和5家配套企业组成了湖南东亿电气股份有限公司,现在这家公司一年的产能足够让全世界人手三个打火机。

连疫情也没能对他们的订单量产生太大影响,公司副总经理白家宝表示工厂停工的那段时间里,尽管很多海外客户都主动提出了可以无条件延期交货,但春节前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今年下半年。

“光韩国一家企业,每个月就有600多万只打火机的订单量,每周都要分批发两柜货。”

“疫情是无情的,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。我们一边防控疫情,一边赶制海外订单,这既是企业承担的社会责任,也是捍卫在国际市场的诚信口碑。”

自从2月10日复工以来,这里每天都要生产300多万个打火机,而他们只是邵东众多的出口企业之一。

在一些业内人士透露的信息中,集装箱是打火机的出口单位,一个集装箱里就是一百万个打火机。

“这种打火机的利润很低,如果一个月生产不到十个集装箱,根本赚不了钱。”

很多外国客户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它能卖的这么便宜,在最初的时候,中国打火机的出口价格甚至低到让一些国家开始考虑动用反倾销法。

“但进口之后定价多少就是别人说的算了”

可能全世界也只有中国能把打火机的售价压到一块钱以内了。

一个一块钱的打火机,刨除税费、人工和利润,成本可能不到一毛钱,却集成了风罩、调火环、皮垫、按手等一大堆零件,本身就是个中国工业的奇迹。

“这只是售价,说明商家厂家还都有利润,你可以想象这个供应链有多强劲。”

这么多年过去,一碗粉都涨到十块钱,打火机还是一块,很难找到这么良心的行业了

常有人说这类打火机有种特别的美感,它分明是消费主义与实用主义结合的最佳范例。

毕竟在大部分人心里,并不需要打火机拥有劳力士的价值。

“以前过年放炮谁要是掏出个都彭,那至少要放个十万响的大地红才配得上”

人生的意义总是在于尝试,当用了很多不同种类打火机的人回头看,往往会有更深刻的心得体会。

“多好看的打火机都没有这种一块的好使,我买过不下五个zippo,一个六千多的卡地亚,还有很多没听过的日本打火机,最终没有一个还健在,全被顺走了。”

图片来源:知乎用户@要你命三千

不管你的朋友多有钱,他都会顺走你的打火机 。

阅历丰富的老烟枪不会在意自己的打火机长什么样,因为每次回家时身上的打火机基本都不是出门时带的那个。

其实你也不用知道自己手里的打火机到底是谁的,每当这个时候大家似乎都同时窥见了共产主义的一丝征兆,并不再严格的区分你我。

打火机就像是那个见证友谊的流传工具,完美诠释了什么是人人平等。

而被称为“湖南犹太人”的邵东人,显然正在把这种群众的刚需送往全世界。

让人遗憾的是,顺火领域的祖师爷普罗米修斯没能等到这一天

哪里有市场,哪里就有邵商在做生意,在外经商的湖南人中,如果你问他是哪里的,大概率回答都是邵东。

根据媒体的报道,今天至少有40万邵东商人活跃在世界各地。甚至在老挝首都万象的宏克亚星商业街,只要会讲湖南话就能通行无阻。

无湘不成军,在老挝政府的统计中,有三分之一的GDP是由邵东商人创造的。

据说邵东民间有个说法,在当地拥有百万资产的人都羞于说出来

邵东人在外做生意,是生活所迫,也是源于骨子里不愿被人看低的狠劲。

这个几乎全民皆商的地方,人均耕地面积不到四分,石山旱地居多,只靠种地很难维持生活。彼时的邵东人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外面的世界。

现在除了打火机之外,邵东箱包和五金出口量同样处于全国第一梯队。

到去年7月时,邵东撤县设市。

蔡元培曾在《论湖南的人才》一文中写道:“湖南人性质沉毅,守旧固然守得很凶,趋新也趋得很急。湖南人敢负责任。”

这个庞大的中部省份随时都在准备自我开发,而这一切都进一步强调着他们走向全球的脚步还远没有划上句号,霸蛮的邵东人仍然在创造更多可能性。

编辑:龙艳军

审核:尹正艳

相关新闻
查看更多新闻 >
相关推荐
×